首 页 | 改革动态 | 国资简报 | 政策法规 | 企业之窗 | 图片新闻 | 在线办事  
站内搜索
  欢迎您访问四川省国资委门户网站!      
横断山脉绘蓝图 川藏联网撒光明
时间: 2014年12月04日  来源: 西南电力设计院网站 邮件推荐】  【打印本页】  【收藏该页】  【关闭窗口
    

1120,川藏联网工程投运仪式在京举行,这标志着西藏昌都地区结束了长期孤网运行的历史。这也是继青藏联网工程后,国家电网公司建设的又一条世界上最具挑战性的“电力天路”。投运仪式上,我院线路设总黎亮同志作为参建单位基层代表受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同志亲切接见和慰问。

“横断山,路难行。天如火来水似银……”每当我们唱响长征组歌之时,脑海里浮现的是红军当年不畏艰难险阻,翻越横断山脉那群山巍峨、道路险峻的壮丽画面。今天,我们电力建设大军,在国家电网公司川藏联网工程指挥部的带领下,再次迎风霜傲雪雨、几经寒暑,踏着长征之路,用拼搏和汗水,在群山逶迤的横断山脉中,架起了一座满载藏汉人民希望的电力通道,走出了一段播撒光明种子的新长征——川藏联网工程。看着一座座铁塔巍巍矗立,一条条银线翻山越岭,回首过去的几百个日日夜夜,我们感慨万分。

牵头设计  总揽全局

川藏联网工程横跨崇山峻岭、地势险恶的横断山脉,包括巴塘和昌都两座500千伏变电站、邦达和玉龙两座220千伏变电站、1510千米500千伏、500余千米220千伏线路,总投资达66.31亿元。工程所经地平均海拔3850米,最高海拔近4926米,线路塔位距公路最大高差1800米,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唯一耸立在高原高山大岭上的500千伏交流输变电工程。工程建成投产将结束西藏昌都地区长期孤网运行的历史,从根本上解决西藏昌都和四川甘孜南部地区严重缺电和无电问题,是造福藏汉人民的民生工程。从2012529日国网公司启动川藏联网工程,到20126月完成了本项目的可行性研究,作为可研阶段的唯一设计单位,我院集全院之力,在短短一个月时间,用十数个不眠不休之夜,圆满完成可研设计任务。

我院作为初施设阶段500千伏部分的牵头设计单位,是各种工程数据、技术原则的归纳点和出口点,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我院汇聚组织和技术优势,用坚强的组织保障、科学的技术支撑、严密的工程管理,集结成“川藏联网”工程精兵强将,定方案、提措施;多次集中设计、反复现场指导;用党员示范岗激励、用青年突击队号召,用智慧、辛劳描绘出了安全、可靠、环保、生态的“川藏联网”蓝图。

线路设计总工程师黎亮,自工程启动就一头扎进了项目现场,没有一天好好休息过,每天他忙碌的身影不是出现在指挥部就是工地现场。白天,他在指挥部与业主、监理和施工单位积极沟通情况,现场配合指挥部做好协调全线500千伏部分5家设计单位、8家监理单位、13家施工单位、93家物资厂家的工作,在复杂繁复的信息中,沉稳理出头绪,稳步推进工程进展。同时,他还在乡城、巴塘、昌都之间上千公里的山路上往返奔波,深入工地现场了解情况、解决问题。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还顾不上休息,抽空挤出时间做些文字工作,整理会议纪要、周报、月报、季报、汇报材料等。在工程进行的五个月中,他没有回家探望过一次,连妻子小产住院他也只是匆匆电话叮嘱了几句就转身投入现场的设计协调。他常说“干我们这行,最亏欠的就是家里人,但看着工程的顺利开展,心里总还算有一份慰籍”。其实,看似狠心的他,心中一直藏着一个小秘密,一张与妻子的甜蜜合照始终贴身藏在他的上衣口袋,最贴近心脏的位置。

919中秋月圆之夜,当街头巷尾沉静在全家团圆的喜悦气氛中时,我院530办公室的灯却依旧亮着,线路结构专业主设人冯勇忙碌的身影倒映在窗外,这已是他连续加班的第45个夜晚了。为了做好工程设计的牵头工作,自川藏联网工程项目启动以来,他把折叠床和铺盖都搬到了办公室,每天,他除了做好主设人的份内工作,还要随时待命,为业主做好各项服务工作,为其他参建设计单位提供建议和意见。同时,他还要与我院派驻现场的各个终勘队及现场施工单位随时保持联系,方便获取工程的最新情况。几乎每晚他都加班到凌晨两点甚至通宵达旦。当深夜整个办公区的灯光都逐渐熄灭时,只有530办公室透出的点点光亮依然清晰明亮。就是凭着这样一股拼劲,冯勇圆满完成了500千伏线路部分968种铁塔(含3220kV过渡塔)牵头设计和近738基铁塔的基础配置工作。

科技创新  技术突破

川藏联网工程地质条件恶劣、交通运输条件较差、气象条件复杂、高原生态环境脆弱等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设计技术难点是我院的工程师们必须破解的首个难题。面对这些难题,我院的工程师们没有退缩,而是以大无畏的气概,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集智慧,破难题,一次又一次攻克设计技术难点。项目组同事把办公室当家,加班加点、熬更守夜的大量查阅资料,与科研单位合作反复计算和论证,完成了“高海拔地区交流负荷绝缘子应用研究”、“地质灾害全过程风险管控关键技术研究”等19项专题研究报告,合理确定了工程导地线选择、高海拔绝缘配置等关键设计原则,为现场设计工作的合理有序开展奠定了理论基础,确保了工程工期。

初冬的藏区,气温已达零下10度,滴水成冰。作为电气一次主设人的樊艳为川藏联网工程仍然奔波在巴塘与昌都之间。作为参加项目的女工程师之一,她放弃了照顾年幼孩子的机会,把一颗心都扑在了整个川藏项目的技术攻关之中。西藏地区高海拔和污秽共存的恶劣外绝缘环境,国内外没有现成的工程设计经验可以借鉴,也没有标准和规范可参照,在西藏海拔3200米以上的地区,如何设计500千伏变电站的外绝缘配置、空气间隙、导线型式及防晕金具,以满足变电站安全可靠、技术先进、造价合理的目标,是高海拔变电工程面临的重大技术挑战,也是科研、设计的重点和难点。面对这些难题,樊艳主动学习,一边刻苦钻研高海拔修正和高海拔设备选型等多项难题,一边与科研单位积极配合,经常查找资料到深更半夜,由于长时间面对屏幕熬夜工作,眼睛过度疲劳患上结膜囊肿,别人劝她不要这么拼命,可她却笑着说:“看着工程技术不断取得突破进展,就像自己的孩子在一天天长大,我感到非常欣慰”。

不畏艰辛  迎难而上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野外作业难恰恰是我院的工程师们必须克服的又一个拦路虎。从昌都到巴塘,地图上只有短短一小截,实际开车都要走上10多个小时。GPS显示的路线图像个八字麻花,绵延崎岖的山路蜿蜒在平均海拔接近4000多米的崇山峻岭中。面对这样的困难,我院的工程师们没有退却,而是选择迎难而上,在川藏联网工程中,我院共精选了40余名外业工作经验丰富的青壮年职工组成6支勘测设计分队,奔赴工程现场进行外业终勘工作。他们面对的线路多为崇山峻岭,林区广泛、植被茂密,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塔位高差大于1000米,仅无人区的面积范围就达数十千米以上。为了确保工期,多抢时间和工作量,勘测队员们每天天一亮就趁早摸黑出发,一直到太阳下山才匆匆赶回工地,遇上山势陡峭、山路迂回的路段,他们回到驻地常常已是深夜,这时,早已饥肠辘辘的他们才能架起铁锅随便煮点食物。由于在偏僻的无人区做饭只能用柴火,火候不易掌握,饭菜不是做成夹生就是糊成锅巴。工程队员却也毫不在意,就着糊锅巴一阵狼吞虎咽。就是凭着这样一种“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精神,在短短的60多天时间里,我院迅速完成了2×226.853千米、738基塔的线路终勘定位工作,其中穿越无人区的线路就达2×60千米。

膝盖半月板磨损一直是野外勘测人员的职业伤痛,我院终勘队的队员们也不例外。测量专业的袁宗兴由于长期从事野外作业,半月板磨损严重,医生警告他,如果再继续爬坡上坎不及时医治,将来会落下残疾,连走平路都必须用拐杖。为此,院里尽量不再安排他野外踏勘任务,可这次,为了川藏联网工作顺利开展,怕年轻同志经验不足,袁宗兴主动请缨前往现场踏勘。平均高差1000多米的无人区踏勘和高强度的作业,让他原有的伤痛逐渐复发,膝盖开始出现灼心蚀骨的酸痛,可他硬是咬着牙,仍然每天用护膝包扎着固定膝盖坚持每天上山下山。终于有一天,在勘察一个海拔3000米的基塔位的时候,袁老师长期默默忍受的伤痛爆发了,钻心的疼痛浸湿了他的衣襟,豆大的汗珠一粒粒挂在他的额上,骨与骨间生硬摩擦产生的剧痛,让他每走一步都仿佛行走在刀尖之上。同行的人提出要背他回营地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一口回绝了,他说,“你们继续去下一个基塔位,不能因为我耽误了整个工程的进度。”赶走了大家,袁宗兴硬是咬着牙坚持着,一瘸一拐的拖着病腿,一米一米的挪回了营地,短短不到一千米的距离,他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

80后队员刘洋和队友们像往常一样在无人区海拔4000多米的山峰勘察定点。由于无路可走、无迹可循,他们披荆斩棘行进10个多小时后,终于到达第一基塔位。然而,天空却突然乌云密布,顷刻间,倾盆大雨席卷而来,气温开始陡降。为避免在高原地区着凉感冒影响后续工作,队员们决定必须尽快下山,但早已找不到来时走出的小路。这时,刘洋自告奋勇,冒险一个人在前面为大家探路。突然,他被一块碎石绊倒了,一眨眼就滚了下去,脚踝重重撞上了岩石。由于天黑雨大,他看不到队友,队友也看不到他,对讲机也不知所踪。紧张、恐惧,他的血压开始升高,心跳开始加快,加上从早到晚没能吃顿热饭,饥饿和寒冷令他感到头晕目眩。脚踝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更是让他几乎站不起来。滂沱大雨中,刘洋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与孤单。他年迈的父母,漂亮的妻子,即将出生的孩子,还有尚未完成的工程,“难道我就这样离开他们了吗?不,不能!我即将出生的儿子还得亲手抱一抱,队友们还等着我给探路呢……”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刘洋已经泪流满面。他忍着剧痛,往前爬着,大声呼喊着,直到看见远处影影绰绰焦急寻找他的队友。返回的路上,为了振奋精神,有人唱起了歌。激昂、豪迈的歌声鼓舞了每一位队员,大家纷纷跟着合唱起来。于是,在雄壮的歌声里,在斑驳的星光下,饥饿、寒冷和沮丧,一点点被驱散。

就是凭着这样一股吃苦耐劳、乐观向上、团结协作的精神,10多公里的无人区终勘任务被拿下了,整个终勘定位工作也顺利完成。

回想本工程从前期论证到建成投运的两年多时间,激励我们不畏艰辛、勇往直前的,不仅仅有一线员工拼搏奉献、任劳任怨的正能量,还有院处各级领导自上而下、率先垂范的榜样力量,更有川藏联网、播撒光明这样的精神力量。

铁塔耸立,银线飞架。今天,当蓝图变为现实,西南院人由衷喜悦,感慨万千。多少个晨辉月夜,多少次跌倒爬起,多少人聚少离多,只为今天,只为藏区的光明未来,只为藏汉民族团结,祖国繁荣昌盛!

 

    附件:
    省直有关部门  省国企青年网  省国有资产法律保障协会